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時間:2019-04-21 10:39 來源:未知 瀏覽量

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很多觀眾發現,現在綜藝節目都熱愛玩懷舊梗,三天兩天就是哪一個經典劇集的劇組又重聚、熒幕CP重組、老友時隔多年的世紀大同臺等等,通過不斷上演的“回憶殺”吸取流量和關注,賺取觀眾的眼淚與感慨。
一回兩回的懷舊還挺管用,但隨著懷舊梗成為各大綜藝節目的“三板斧”,幾個經典IP的劇組在不同節目一再重聚,也有觀眾吐槽:再這么懷舊下去,經典都不夠用了。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我們該怎么看待時下綜藝影視圈的懷舊風?
武林外傳、還珠格格劇組紛紛重聚,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武林外傳、還珠格格劇組紛紛重聚,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姚晨、沙溢13年后重聚“同福客棧” 。(東方ic/圖)
要說將重聚玩得最爐火純青的,當屬一檔叫《王牌對王牌》的綜藝節目。這是一個“神奇”的節目,堪稱綜藝界懷舊梗的扛把子,不少明星嘉賓在此又重逢。
像不久前,時隔20年《還珠格格》晴兒與老佛爺重聚舞臺,晴兒和老佛爺在臺上也是真情流露,兩人自從拍過《還珠格格》后很久沒有見面了,王艷抱著“老佛爺”趙敏芬,在她的懷里流下淚水,想起當年晴兒離開老佛爺的畫面,讓人懷念。同樣地,1997年版《天龍八部》的劇組演員重聚,也勾起了許多武俠迷的陣陣回憶,其中已經淡出電視圈許久的一代古裝女神何美鈿出場,更是讓人感慨萬千。
而在此之前,已經有多個老劇組在節目中亮相了。據不完全統計,有“四大名著”改編劇、《渴望》、《康熙微服私訪記》、《炊事班的故事》、《雪山飛狐》、《新白娘子傳奇》、《武林外傳》、《不要和陌生人說話》、《愛情公寓》、《鐵齒銅牙紀曉嵐》等多個劇組……
這是綜藝懷舊梗的一種玩法,通過創造過一代人記憶中的經典作品的演員重聚,喚醒人們的懷舊與記憶。
另外一種形式,是節目無論從主題上,還是節目的組成元素來說,都是一場懷舊,即節目本身就是在懷舊。比如去年播出的一檔綜藝節目《青春同學會》,號稱全國首檔明星班級表演真人秀。一開場便召集中央戲劇學院、北京電影學院、上海戲劇學院的明星學員,由他們尋找班上未成名的老同學,共同完成由知名導演執導的命題挑戰。節目每兩期就會有不同的明星班級或同學輪換上陣,共同回憶他們的校園故事和成長經歷。由過來人講述青春故事,自然懷舊風滿滿。
綜藝節目還有一種懷舊,是讓曾經的熒屏CP或者有傳承關系的兩代人共同出現在節目中,通過隱性懷舊制造話題。《中餐廳》第二季節目,趙薇和蘇有朋的合體,讓不少觀眾一秒想起曾經風靡大江南北的“小燕子”和“五阿哥”。而不久前湖南衛視的《聲臨其境》把董卿和倪萍都請來了,央視兩大前輩級的女主持同場獻聲,也讓觀眾感懷不已。
 
懷舊,簡言之,懷念往事或故人。從心理學角度看,懷舊之所以產生,往往在于身份認同危機,或者說歸宿感的缺失。在恐懼、不確定、焦慮的環境中,人們便傾向于懷舊,“重新體驗過去生活的片斷,以增加對現有環境的適應能力,并協助達到自我完整的目標”。
我們面對的現實并不盡如人意,社會轉型期價值觀的困惑、職場的高壓、婚姻嫁娶房子車子的巨大壓力,令人焦慮、無所適從。懷舊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想象的空間”,一種暫時性的逃避,以及某種積極的情感。就像作家池莉說的,“在懷舊的情景閃回中,我們都是主角。我們會在逆境中尋找自己的閃光點。往事并不如意,我們曾經忍饑挨餓、受歧視、被欺負、倒霉、不討老師喜歡、懷才不遇、無立錐之地,然而,故事一波三折,情形逐漸改變。就像美國大片一樣,我們總是贏得了最后的勝利……我們的身心擁有了無法估價的流暢、滋潤的快樂”。
從這個意義上看,懷舊是人的一種本能,也是一種社會情緒。當綜藝節目讓老劇組重聚,觀眾想到的不僅僅是那些經典的老劇情,更是想到當年看劇的自己,想到并不如煙的往事。這時,綜藝節目的懷舊作用就實現了。
一來,綜藝節目的懷舊梗,可以為節目制造眼球效應,提高節目的關注度。在這個酒香也怕巷子深的時代,如何宣發是個大難題,懷舊梗能夠迅速吸引觀眾,達到比較理想的宣傳效果。像《王牌對王牌》的劇組重聚,屢屢登上微博熱搜。
二來,在綜藝普遍進入創意枯竭期的背景下,“流量效應”衰敗,CP組合泛濫,懷舊梗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創新。并且懷舊本身也可以作為節目各個環節的有力支撐,想老劇組重聚,無論是游戲設置,還是互動方式,都可以收獲不錯的效果。
再則,懷舊能夠滿足觀眾的心理需求,在電視機開機率日益下降,以及年輕人離開電視機的背景下,懷舊是提振收視率的重要手段,也愈加成為衛視平臺的“救命稻草”。
武林外傳、還珠格格劇組紛紛重聚,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武林外傳、還珠格格劇組紛紛重聚,為什么現在綜藝節目都玩起了懷舊梗?
《渴望》27年后重聚。(東方ic/圖)
不過就像前文提到的,懷舊梗一次兩次還管用,當懷舊成為一種日常,懷舊就失去了意義。并且,哪里有那么多經典可以懷舊?這時就出現了這一現象,某些經典影視劇的劇組一再地在不同的節目中重聚,翻來覆去說的是那些話,演的都是那些劇情,觀眾輕易就審美疲勞,而懷舊帶來的感動也是“再而衰,三而竭”。
而任何一種事物只要有利可圖,它都極易被商業化,并布滿商業的銅臭味。像在綜藝節目玩懷舊梗之前,“懷舊”作為一種手段已經被濫用了。“老照片”之類的叢書扎堆出版,老上海風情的咖啡館出現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而古鎮游也頗受年輕人追捧。這樣的懷舊,并不真實,因為無論是“老照片”,還是上海風情,都是被抽取出來的“符號”,所有的這一切你不曾經歷過,甚至它們本身都是商業構造出來虛假存在。此時,懷舊只是一劑迷幻藥,就像人人都爭著去古鎮寫抒情日記、拍復古照片,并非懷念什么真切可感的人與事,不過是沉溺于懷舊這一情緒本身。
同樣地,綜藝節目的懷舊也存在這一困境。節目中呈現的往事是真實的嗎?還是根本就是劇本?觀眾的懷舊是真實的嗎?懷舊是帶來正向情感還是一種虛假的迷幻?
可能有人會說,只是一檔綜藝節目嘛,別太較真了。也沒有錯。只是懷舊梗的濫用,體現的不是綜藝節目的創新,而是綜藝節目創新枯竭背景下的無措——無法向前看,只能不斷往后看。想想如今市面上幾檔熱門的網綜,從《我家那閨女》到《我和我的經紀人》再到《我們的師父》,我們都可以看到韓綜的影子。要么到處“借鑒”,要么懷舊都快不夠用了,說到底,還是欠缺那種可再生的原創啊!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