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莆田仿鞋調查:成本百元 月賺近百萬

時間:2019-06-14 08:11 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量

資料圖。

資料圖。

  “白天沒人敢出來,仿鞋生意只能在晚上偷摸著進行。”出租車司機阿林(化名)說。

  這獨特的交易習慣讓安福電商城被外界稱為“鬼市”。“國內80%的仿鞋都出自這里。”一位檔口老板表示,隨著球鞋市場不斷被炒熱,巨大的利潤催生越來越多的仿鞋作坊在莆田出現。

  新京報記者近日赴莆田對這個“球鞋鬼市”進行了調查。在這個神秘的“鬼市”里,一條高仿球鞋灰色鏈條暗藏其中。安福電商城連接著“線上”和“線下”。一方面,實體店老板、微商從這里找到熱門球鞋高仿品;另一方面,大量隱匿于檔口背后的高仿鞋作坊,也通過拉客仔和商家、大買主開展更深入的合作生意。

  5月15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甘霖表示,侵權假冒對經濟、社會、文化、生態等各方面造成危害,中國政府嚴厲打擊侵權假冒的立場明確而堅定。下一步,將加強統籌謀劃,按照依法治理、打建結合、統籌協作、社會共治的原則,深入推動知識產權保護,持續加強打擊侵權假冒工作。持續開展跨部門、跨領域、跨區域聯合打假,加大對制假源頭、重復侵權、惡意侵權查處力度等。

  探訪球鞋“鬼市”:不接待新客

  5月23日凌晨1點,出租車緩慢行駛在擁堵的安福電商城路口。車窗外人潮涌動,數十輛裝載著印有品牌鞋盒的摩托車和提著黑色塑料袋的行人匆匆而過,三三兩兩的青年圍聚在路邊,等待著送貨人的到來。

  出租車司機阿林說,前段時間嚴打過一次,否則車輛更多,幾百米的道路至少得開半個小時。

  實際上,新京報記者曾在當天上午來過此處,看到街道邊的商鋪幾乎全部大門緊鎖,路上偶爾路過一兩個行人。

  “白天別來找我,晚上8點后再聯系我。”一天前,當記者以“批發商”身份聯系上當地一位檔口老板時,他頗不耐煩。

  近年來,“球鞋文化”在國內走紅,曾經的小眾玩物變為當下時尚文化之一。受玩家追捧影響,不少潮鞋被市場炒至天價。據媒體報道稱,一款發售價2000元不到的潮牌球鞋,上市一周內價格飆到1萬元以上;而一款知名品牌的合作款球鞋,在市場上從800元炒到8000元。

  過高的價格讓眾多普通玩家望鞋興嘆。一些人將視線盯向了莆田。

  “圈中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國內10雙仿鞋有8雙是從莆田發貨。”5月20日,球鞋資深玩家趙兵(化名)向記者表示,“而莆田最大的仿鞋交易市場,正是位于城廂區的安福電商城。”

  獨特的交易習慣讓安福電商城被外界稱為“鬼市”——白天商城內幾乎空無一人,深夜人聲鼎沸,車來車往。

  有別于白天的冷清,此時的電商城內僅能容納兩車通過的街道兩側,印著各種潮牌球鞋旗號的店鋪燈火輝煌,滾動的LED屏幕上醒目地打出“滿天星”、“兵馬俑”等當紅球鞋字樣,店員忙碌地在店鋪里接待著顧客。

  在其中一家店鋪里,記者發現這些擺在櫥窗上的運動鞋,盡管款式、顏色都與正品球鞋幾近一致,但鞋上卻沒有印任何標志。“這是我們自家工廠產的,質量絕對不輸給其他品牌。”店家熱情地推銷著鞋子。然而當記者咨詢是否有更高版本的鞋時,店家警惕地打量了記者幾眼后,遲疑地搖了搖頭,“我們只做公版,沒其他的了。”

  在鬼市中,店家和買家都心知肚明,所謂更高版本,即是指印有品牌LOGO的仿鞋。而公版則是對比正品球鞋仿制,但沒有任何標志。如此一來便減少了仿冒風險。

  “最近才被查過一次。”在被多位店家拒絕后,最終記者在一家不起眼的店鋪里,老板老何(化名)再三詢問記者將會以哪種方式進貨、銷售,以及是否對球鞋有所了解等情況后,最終從店鋪里屋拿出一雙印著LOGO的爆款球鞋。

  “不可能擺太多的貨在店里。”老何表示,“否則工商局一查就完了。”

  他解釋道,“現在除了熟人和老客外,基本不會接待陌生面孔的新客。”老何表示,他家有版本更好的鞋,但現在沒有擺在店內。當記者提出能否看貨時,他當即回絕,“現在誰敢在店里放那種鞋?只有加微信看圖,再打款發貨。”

  記者隨即要求希望能買一雙來檢查品質,以確定是否追加進貨,老何轉身在柜臺后打了個電話,幾分鐘后說,“跟我走吧,去另外地方看貨。”

莆田仿鞋調查:成本百元 月賺近百萬

  “工作室”暗藏各種高仿鞋,提供“鑒定書”

  要找到老何的“線下店”并不容易。

  凌晨2點,記者跟隨老何輾轉繞過幾道門卡,來到位于安福電商城附近的一個破舊小區里。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