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原生態文化成就嵐島人文之美

時間:2019-04-20 18:37 來源:未知 瀏覽量

原生態文化成就嵐島人文之美 

在中原文化、閩越文化和海洋文化的碰撞融合之下,平潭衍生出豐富多彩的海島地域民俗文化。藤牌操、閩劇、詞明戲、十番伬、評話和盤詩等,這些藝術瑰寶猶如散落在嵐島的珍珠,亟待挖掘傳承。

今年,平潭提出實施“特色鮮明濱海旅游工程”,保護、傳承藤牌操、貝雕等非物質文化遺產和詞明戲、閩劇等地方戲劇被納入其中。近期,詞明戲、藤牌操還收到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廳關于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的專項基金,受到多方關注,令人欣喜。

保護好地域特色文化,是講好平潭故事的第一步。本期,記者帶你了解平潭原生態民俗文化,為你呈現一個不一樣的平潭。

嵐島戲

老腔唱古風

3月25日,在城關小學,為了讓更多“00”后、“10”后學習、愛上家鄉傳統文化閩劇,實驗區閩劇藝術研究會吳蘇娟、何彩玉兩位老師為孩子們帶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戲曲學習活動,讓他們感受武生和旦角的魅力。這不是閩劇第一次走進校園,近年來,隨著平潭大力弘揚傳統文化,閩劇也成為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戲曲。

平潭閩劇,迄今已有300余年歷史。平潭閩劇團誕生于1943年,名為“抗日前哨閩劇團”,至今已有75年的歷史,后幾經更名,以“平潭閩劇團”定名至今。據統計,自1952至1995年,平潭閩劇團演出現代戲74本、傳統戲151本,參加省、市、專區會演劇目共19本,創作、改編劇目52本,是平潭閩劇團發展歷史上的黃金時期。21世紀以來,民間戲劇團的不斷涌現及電視電影等娛樂方式的普及,使得平潭閩劇團的市場競爭加劇,觀眾大面積流失,演出市場日益萎縮。

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干政策》,部署進一步加強政策支持,振興我國戲曲藝術。同年,福建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也聯合印發了《關于傳承和弘揚福建戲曲的若干意見》。這些文件的出臺,為陷入發展瓶頸的平潭閩劇帶來了新動力。

在2016年度國家藝術基金資助項目申報名單中,平潭閩劇團新編歷史劇《青天》從14000個項目中脫穎而出,獲得了2016年國家藝術基金249萬元的資助。老故事,新血液。一部《青天》讓人看到了平潭閩劇復蘇的希望。緊接著,2018年,平潭閩劇團獲得1輛由文化部、財政部配送的流動舞臺車。有了這輛舞臺車,平潭閩劇團開展匯演行動就方便許多。從劇目獲得基金資助到獲贈流動舞臺車,平潭閩劇再次迎來了“春天”。

近年來,為搶救非物質文化遺產,弘揚民族民間民俗文化,與閩劇相近的嵐島戲曲“詞明戲”恢復工作,也在大力推進。為了呼吁社會各界搶救詞明戲,2018年9月,敖東鎮舉辦第二屆平潭“霞海文化節”暨首屆“詞明戲藝術節” 。2019年春,詞明戲收到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廳關于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的專項基金。讓詞明戲再次煥發光彩,成為蒼海村一張出色的名片。

“不只是舉辦文化節,鎮里還在加大經費補助的同時,將蒼海村納入美麗鄉村建設,以項目落地改變周邊環境,努力將其打造成文旅村。”敖東鎮黨委書記林華說。

“我們正組織力量,收集詞明戲劇本、曲譜、木偶等彌足珍貴的材料,還計劃建立詞明戲研習所,讓整個平潭加入到傳承詞明戲的隊伍中。”蒼海村村委會主任魏為才說。

嵐島操

守住海壇魂

“平潭藤牌操以其獨特的表演方式,再現了一段歷史場景,這些情景傳遞了保家衛國、英勇無畏的正能量,是值得傳揚的優良文化。”平潭民俗專家賴民說,藤牌操承載著海壇歷史文化,弘揚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將戚繼光、鄭成功、海壇水師一代代的精神傳遞下來。

烙印著平潭歷史的藤牌操,充滿著力量與美感,它是百年前嵐島兒女保衛家鄉的最好憑證。回顧過去,藤牌操曾一度面臨失傳,而后又分別于2009年、2012年、2015年三度走入中央電視臺。2017年,更是作為傳統舞蹈類獲評福建省第五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18年平潭藤牌操傳承基地在潭城鎮大路頂村落成。

近日,記者走進平潭藤牌操傳承基地二樓,墻上掛有大路頂藤牌操的表演照片、新聞報道以及演變歷史。靠窗的位置,表演道具整齊排列,有虎頭藤牌、大關刀、長鞘刀、長槍、單斧等

追根溯源,幾百年來,藤牌操薪火相傳。據《藤牌操傳》的作者林為梁介紹,在明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那時東南沿海一帶倭寇作亂,抗倭名將戚繼光受命來到福建。戚繼光入嵐后,藤牌兵向鄉勇傳授“鴛鴦陣”以打擊倭寇,自此藤牌操傳入平潭。但是當時藤牌操為軍隊專用陣法,平常百姓并不易習得。

真正在平潭民間流傳開來,是在清末時期。《藤牌操傳》中記載:清末民初,平潭民間因病疫盛行,興起練習藤牌操強身健體、驅邪降癘,便逐漸演變成為平潭民間一種喜聞樂見的健身活動,尚武之風盛行。

就這樣,在傳入平潭的400多年時間里,藤牌操以獨特的陣法、套路招式,一邊傳承,一邊不斷改良。1920年左右,著名武師、大路頂莊人陳錦和將藤牌操整理升華為融技擊、體操、舞蹈于一體的優秀民間藝術,確立了沿襲至今的表演范式。據林為梁介紹,表演藤牌操所用的虎頭藤牌是藤制的盾牌,圓形,中心突向外,內有橫木,便于執持。表演時,十幾種兵器一字排開,一面“帥旗”虎虎生威。其陣法為兩軍對壘,互相攻守。舞者右手持短刀,左手拿盾牌對舞,或者同持叉、棍者對打。

“藤牌操需要老一輩的悉心教導,年輕一代的積極學習和傳承,才能使其不斷長久發展。”《平潭縣志》主編吳金泰說,相信這項運動能夠在平潭得到更好的發揚,培育成平潭的文化品牌。

如今,在平潭的節假日里,仍然可以看見藤牌操在人群中表演,為嵐島原生態文化豎起一面不倒的旗幟。

嵐島藝

雕刻極致美

近日,一個讓平潭人倍感振奮的喜訊傳來,平潭貝雕獲批入圍第六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

貝雕手藝人詹勝回憶道,平潭作為貝雕藝術的搖籃,早在1955 年就創辦了全國第一家貝殼工藝廠。平潭貝雕在上世紀80年代進入鼎盛時期,到1995年,平潭貝雕已遠銷國內20多個省市和世界40多個國家和地區。

在平潭貝雕藝術館的一處展柜中,珍藏著一副國際象棋,棋盤黑白相間,其中白色棋格正是由貝殼磨制而成,在光線下散發著特殊的紋路之美,還雕有中國風的水墨畫,與其相配的棋子表面也貼上了打磨的貝殼,精致美觀。據詹勝介紹,這是平潭貝雕廠早期的作品,作為對外出口的商品,遠銷歐美,供不應求。

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工業化進程、多元化經濟迅猛發展,而這對平潭貝雕而言,卻是個嚴峻的考驗。平潭貝雕從前期篩選貝殼、打磨成型到后期的粘貼、雕刻,都需要人工進行,相對于工業化的高效生產而言,貝雕工藝復雜,培養一名貝雕工人需要很長時間,年輕人不感興趣,導致人才青黃不接,且精工細作的貝雕要花費大量的勞動力成本,價格卻不高,導致市場萎縮。

然而,對很多貝雕藝人而言,平潭貝雕更是一種情懷。在平潭貝雕漸漸走向沒落之際,不少貝雕藝人也在尋找平潭貝雕的新出路。在長達數十年的時間里,貝雕手藝人們潛心收集、修復早期的平潭貝雕作品,在模仿、打磨自己技藝的同時,也在思考著平潭貝雕的發展之路。為了迎合當代市場,他們嘗試給貝雕藝術品進行分類:旅游推介的小商品,友人互贈的禮品和相對高端的收藏品。在題材上,除了山水人物之外,還出現了運動、賽事、各類活動紀念等不同類型的創作。

同時,實驗區也積極尋求貝雕“走出去”的機會,參加杭州第六屆藝人節、深圳文博會、廈門文博會……慢慢的,平潭貝雕的名氣又逐漸響亮起來,重新走向全國,走向世界。當下,平潭貝雕的探索發展之路還在繼續著:進入校園,培養孩子們對貝雕的興趣以傳承貝雕手藝;研發產品,順應市場需求以推廣貝雕作品;嘗試流水化作業,提高工作效率來賦予貝雕更加旺盛的生產生命力……

“未來,我們想聯合社會各界力量,在平潭建設貝雕專題館,讓更多的人了解平潭文化。”詹勝說,平潭貝雕在探索中逐步走出了一條“文化+產業”的道路,也相信在精益求精的貝雕手藝人們的努力下,平潭貝雕將重現往昔的輝煌。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