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在教育公平的這條道路上 我們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時間:2019-06-14 17:06 來源:網絡整理 瀏覽量

這兩天教育圈被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一篇名為《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刷屏,一時間直播教育再次成為熱點話題,有很多人看得熱血沸騰,似乎看到了解決教育公平強有力的武器,網易CEO丁磊更是發朋友圈稱,網易將拿出1億元人民幣,用來支持更多學校實現網課直播。6年來,7.2萬名鄉村學生,跟隨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數成功考取了本科。”無疑這樣的數據給我們帶來了巨大的沖擊,也確實在直播等技術的助推下,邊遠地區的學生借助互聯網直播等技術逐漸接觸到一些較為優質的教學資源,打破了一些教育資源的不公平的現象,但這些還遠遠不夠,在教育公平的這條道路上,我們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在教育公平的這條道路上 我們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請不要神化這塊屏

面對那些被《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這篇文章帶動,由此想要在教育直播上大干一場,快速推廣的朋友們,億歐教育希望你們能夠冷靜下,好好思考下以下幾點問題:

1、

全天候跟隨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的有200多所學校,有的學校出了省狀元,有的本科升學率漲了幾倍、十幾倍,但文章里提到只有其中的一個學校祿勸一中的案例,這樣的案例數據并不能說明,其他學校和祿勸一中一樣,由于直播課的出現,獲得了升學率的大幅度提升。

還有一點是我們不可忽視的,學生成績的提升,最終進入知名大學,這件事背后不僅僅是有一塊屏幕就夠了

,這背后還有著學生、教師、學校、家長多方面的付出和努力,命運這件事不是誰都能隨隨便便改變。

2

、據知情人士透露,曾經也有機構將北師大附中等一些名校的課程利用雙師模式帶到貧困山區,但是當地學生根本聽不懂,老師也不愿意用,基本推了兩三個縣就進行不下去了,這件事最終無疾而終。

也有一些專業人士提到,由于城市和鄉村的學校學習節奏和習慣完全不同,如果強行拉在一起,未必是一件好事,有可能會因為跟不上節奏,給學生帶來更大的打擊和傷害。當然文章里也提到了對學生心理的“重建”,但是否每個孩子都能重建成功,我們不得而知。

3、“此舉引入一些學校時,遇到過老師撕書抗議。有些老師自感被瞧不起,于是消極應對,上課很久才晃進來,甚至整周請假,讓學生自己看屏幕。”

不知道文章中的這段描述是否有人關注,直播課里是學識更為淵博、見識廣泛、談吐不凡的城里老師,這樣的老師與當地鄉村老師形成了非常明顯的對比,可想而知,城里老師肯定更受學生喜歡,學生也會不自覺對自己看到的線下老師的水平等產生懷疑。這時,當地老師自然會產生很多不好的情緒,而且他們原本的日常教學也被完全打亂,他們大多不知道有了直播課以后,自己的定位和角色是什么,這也極大的打擊了當地老師的自信心,讓他們失去了這份工作所帶來的成就感,由此很可能會加劇鄉村老師流動性,讓本就缺乏師資的鄉村學校更加不穩定。

一切應用新技術的教育產品都應該為這個目標服務。

國立清華大學老校長梅貽琦曾經說過:“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也就是說學校的關鍵在于教師,不在硬件。貧困地區教育資源優化的根本是提升當地教師的教學水平,

當且僅當某些條件滿足時,技術才能發揮其特有的“平權”作用,這些條件是人的“有為”。教育不僅要關注“物”,更要關注“人”,不僅要關注“教”,更要關注“育”。

道遠不如人。

技術不是萬能的,但是技術讓教育公平變得更顯性

技術不是萬能的,僅靠“這塊屏幕”我們無法實現所想要的教育公平,但沒有了“這塊屏幕”也是不行的,就像那篇文章里提到的那樣,“這塊屏幕”就像往井下打了的光,丟下的繩子,讓井里的人有了看到了天空的機會,爬出井的機會。

當然不僅僅是“這塊屏幕”背后所代表的直播技術,還包括互聯網、移動互聯網、AI等技術,它們在教育領域的廣泛應用,讓教育公平不再僅僅依靠政策扶持緩慢靠近,而是以一種較為快速的方式在各個邊遠的鄉村滲透著。

對于教育公平這件事,自2013年以來,教育公平已連續5年被政府工作報告劃了重點。隨著我國國民經濟水平的不斷提高,人們對教育的需求也從“能上學”轉變到“上好學”,國家政策層面對“教育公平”也愈發重視。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