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當知識付費搶奪了教育功能

時間:2019-04-19 15:07 來源:未知 瀏覽量

當知識付費搶奪了教育功能





近年來,以得到、喜馬拉雅等為代表的知識付費產品得到了許多用戶的喜愛。亦有不少學者參與了網上盛行的付費音視頻課程甚至于成為“網紅”。
4月18日 ,第五屆思勉人文思想節的第二場主題論壇“網絡時代的知識付費與知識獲取”在華師大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舉行。研究院副院長、古籍研究所教授方笑一與志主編葉祝弟主持本次論壇,來自文學、歷史、哲學、法學、政治學、傳播學等學科的多位學者就此話題展開交流與碰撞。

哪些付費知識最熱門?
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周志強也在網上開了課。“其實我沒有發財的欲望,為什么要做這個呢?去年暑假,有個本科生與我電話探討論文寫作。20分鐘的電話,他連續幾次引用了高曉松、梁文道等人的觀點,對我只字不提。這點讓我很震撼。”周志強玩笑道,后來他也去網上“爭奪話語陣地”。“同期開課的是一門說演講之道的課程,說實話,我慘敗而歸。”
在周志強看來,今天的知識付費可比擬商品購買。“知識購買的過程就是一次知識崇拜的過程。一個被你花錢買來的知識,一你不愿丟棄它,二你不愿質疑它。自己購買的商品是不容許別人侵犯的,否則這個商品就會貶值。”
那么什么樣的知識容易成為“商品”?周志強說,雖然理論上商品給任何知識都提供了機會,“但這就像高速公路。路權是公民共有的,但只有有車的人才能享受到它。”
“知識付費到了手機全流量時代,制造成本和進入門檻都更低了。給人們一種 ‘知識大解放、知識大民主’的幻覺。”周志強說,但現實中只有三種“知識”才能成為知識的核心商品:實用主義的知識、經驗主義知識和知識權威。所謂知識權威是上那些穿著西裝、雙手疊放胸前的俊男美女老師。“這種權威不是由他們的知識量決定的,而是由他們講述知識的方式決定的,這種知識權威是今天知識偶像化的另外一個副產品。”
那么為什么知識付費在今天特別火熱?周志強認為有幾個因素。首先中國教育體系中思想生產匱乏,知識生產過剩。“許多人對于校園教育之后的自我教育不知所措。”其次是一種“珍惜焦慮”。“每個人都特別想珍惜點什么。比如一個15歲男生,剛談第一次戀愛就講要珍惜眼前人,才15歲啊。這種珍惜焦慮使得人們想獲得一點心靈上的東西,感覺上要珍惜一點知識,這也是造成知識付費很重要的因素。”
“今天的知識付費應該呼喚新精英型的大眾知識分子。到今天,如果知識付費只是一種自我心靈的維護方式,知識付費可能會成為認知的墳墓。如何構造今天的新精英型知識大眾,如何在未來的知識付費中確立自己的知識觀念,這是我們要思考的。”周志強說。
知識付費是否需要倫理要求?
華東師范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劉擎表示,所謂知識的“經驗主義”、“功利主義”并不是新的東西。“新的東西在于知識發布的門檻大大降低,任何人只要有一個帳戶就可以開課,只要有人買課他就可以生存。”
“知識付費一個重要指標是商品化,但商品化并不是在知識付費這個年代才出現的。其實我們的知識在相當多時候是要付費的,比如上學要交學費,即便基礎教育也是國家在付費,所以付費并不是一件多么駭人聽聞的事情。”劉擎說,“從啟蒙時代開始,做百科全書也叫 ‘啟蒙的生意’,但確實同時在傳播思想文化。我想一件事情并不是因為商品化本身而帶來原罪,但是商品化確實會扭曲很多東西。”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