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廣西網視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

時間:2019-04-21 10:30 來源:未知 瀏覽量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

4月16號,劉強東性侵案再起波瀾,涉事女生正式向明尼蘇達阿伯里斯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稱自己在2018年8月30號,被劉強東強奸。
4月18日,王志安在微博曝光了“劉強東性侵犯案起訴書”。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根據其微博文章,劉姓女生在起訴書中,一共提出了六項指控:
1.意圖傷害和毆打;
2.非法限制自由(在豪華車內);
3.性侵和毆擊(公寓內);
4.意圖傷害和毆擊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
5.非法限制自由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
6.性侵和毆擊的連帶責任(公寓內)。
在上述起訴指控中,京東公司也成為被告。原告的理由是:
? 在本案相關的時間范圍內,被告劉作為被告京東的董事長和CEO,在他的工作范圍內,依據其顯然和真實的權威性從事行為。
? 在本案相關的時間范圍內,Vivian 和 Alice 作為被告京東的代理人、從屬方、雇員或暫借的從屬方,為被告劉提供幫助。
? 在本案相關的時間范圍內,被告京東許可、幫助并在財務上支持被告劉的全部行為,包括參加DBA中國項目,以及舉辦2018年8月30日的社交晚宴。該晚宴以被告京東的名義舉辦并付款。
? 被告京東許可被告劉參加DBA中國項目,并據推測支付了劉的學費。被告劉通過參與該項目,為被告京東帶來了利益,具體而言,為被告京東提升了其董事長和CEO的管理學教育程度,增進了高端商務關系的水平。
? 被告京東為被告劉提供了其在明尼蘇達期間,不受限制使用公司資金的渠道,包括在2018年8月30日的商務晚宴期間。在晚宴期間,被告劉使用被告京東的資金,支付了食物、酒和交通費用,包括租用豪華轎車。
? 被告劉以被告京東的名義,在2018年8月30舉辦商務晚宴,以此接觸并控制原告。
? 被告劉的侵權行為和他作為京東公司員工的職責具有相關性,主要在他從事工作的時間和地點范圍內發生。具體而言,侵權行為發生在外表合法的工作活動期間,當時被告劉在履行作為被告京東員工的職責。被告劉的侵權行為發生在代表被告京東進行商務人脈擴展期間。正是基于被告劉作為被告京東董事長和CEO的地位,被告劉得以安排原告出席公司的商務晚宴,并迫使她為了自己和公司客戶的名譽而飲酒。另外,試圖傷害和毆擊的行為,發生在其他京東員工在場的情況下。這些員工不僅在場,而且協助被告劉在豪華轎車中實施了侵權行為。
? 被告京東能夠遇見被告劉的侵權行為。具體而言,被告劉在特定的情境下,作為國際知名人物和富裕的總裁,在普通大學生面前具備權勢的不對等地位,這也導致可以預見的權力濫用。這種濫用,是被告劉作為被告京東員工廣為人知而且可以預見的風險,并且與被告劉的工作具有相關性。
▼▼▼
本文是由當事女大學生授權,知乎專欄作者Herstorien授權翻譯的民事起訴書全本,完整轉載如下。
作者丨助力Jingyao翻譯小組
版權說明:譯本采用署名-非商業性使用-禁止演繹2.0通用版權協議(CC BY-NC-ND 2.0),起訴書原文點擊文末“閱讀原文“)。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原告JINGYAO LIU現通過其委托律師們,對被告劉強東,又名RICHARD LIU,以及JD.com, Inc., 一家外國營利性公司,陳情起訴如下: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1.本訴狀事關一起性侵害案件[1],申請賠償金額(不包括訴訟成本及利息)超過五萬美元,因此在本法院司法管轄范圍內。
2.原告Jingyao Liu(以下稱“原告”)為明尼蘇達州居民,目前為明尼蘇達大學本科在讀學生。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原告均以成年中國公民的身份居住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且為明尼蘇達大學本科在讀生。
3.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被告劉強東,又名Richard Liu(以下稱“被告劉強東”),以成年中國公民身份,在美國就讀明尼蘇達大學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被告劉強東向加利福尼亞州州務卿提交的存檔檔案中顯示,他有一處在美國的商用地址,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東米德菲爾路675號,郵編為94043(675 East Middlefield Road, Mountain View, California 94043)。
4.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被告JD.com, Inc. [2](納斯達克上市公司,以下稱“被告京東”)是一家注冊在開曼群島的外國營利性公司,其主要營業地點在中國。被告京東旗下擁有全資子公司京東美國技術集團公司(以下稱”京東美國“),它注冊于特拉華州,主要營業地點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山景城(Mountain View)。被告劉強東同時擔任被告京東和京東美國兩家公司的董事長和首席執行官(以下代稱"CEO")。被告京東必須接受送達其美國全資子公司京東美國主要營業地點(亦即加利福尼亞州山景城東米德菲爾路675號,郵編94043)的法院傳票。此外,被告京東也必須接受通過京東美國所注冊的法院傳票代理機構所送達的法院傳票;該代理機構名為Incorporating Services, LTD,地址為特拉華州多佛市南杜邦路3500號,郵編19901 (3500 S. Dupont Highway, Dover, Delaware 19901)。
5. 被告劉強東是被告京東的創始人,CEO和董事長。公開資料顯示被告劉強東是被告京東最大的股東,并擁有集團超過80%的投票權。根據福布斯雜志,被告劉強東在世界富豪榜上排名第272位。被告京東通過美國存托股份在納斯達克公開上市交易。鑒于被告劉強東對被告京東的獨有全權掌控,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被告劉強東的意圖、陳述和行動均可同時視為被告京東的意圖、陳述和行動。
6. 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被告劉強東都是被告京東的代理人、私人雇員和員工。另外一些個體外國居民,Han Yang,又名Vivian Yang(以下代稱“薇薇安·楊”)和Zhang Yujia,又名Alice Zhang(以下稱“艾麗斯·張")雖非本訴狀的當事人,卻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一直都是被告京東的代理人、私人雇員和員工或借調雇員。值得注意的是,最晚到2018年在瑞士達沃斯召開的2018世界經濟論壇上,薇薇安·楊自己和被告京東均還公開宣稱她是集團內負責國際公關和國際傳播的高級經理。
7. 本訴狀所指控之性侵犯意圖和性侵害行為發生在明尼蘇達州亨內平郡(Hennepin County)。
8. 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典2018年修訂版第542條第9款和第543條第19款,明尼蘇達州亨內平郡法院是本案恰當的管轄和審理地點。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劉強東性侵犯案民事起訴書全文(中文版)
9. 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被告劉強東注冊就讀于由明尼蘇達大學開設并管理的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DBA-China Program)。這一項目的目標群體,是像被告劉強東一樣主要在中國居住和工作的、富有且成功的高級管理人員。雖然項目主要在中國進行,但這些高管也會來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參加“駐校”項目。
10.明尼蘇達大學運營著卡爾森管理學院,并在該學院設有在職博士項目。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系與中國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合作開設。明尼蘇達大學的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網站如此描述該項目:
由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和中國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合辦的工商管理博士項目是一個在職博士項目。這一基于小班教學理念的項目專為中國和周邊地區全職工作的高管打造,為成功的商業領袖們提供管理跨國公司的戰略眼光,批判性地審視商業挑戰和技術轉型,在復雜的全球市場中富有創造性地追求企業家精神。
56個學分的課程包括32個由卡爾森和清華教學團隊聯合教授的課程,以及24個學分的論文,涉及實踐視角的案例研究或是商業行為的比較研究。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現有的學員平均具備20年的工作經驗,平均年齡50歲。項目主要在中國北京進行,暑期駐校項目在美國明尼阿波利斯進行。
11. 2018年8月25日起,被告劉強東在明尼阿波利斯參加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暑期課程。起初,他的妻子章澤天和其他家庭成員與他同行,住在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常春藤酒店(Hotel Ivy)的頂層套房。
12. 2018年8月起,以及其他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原告為明尼蘇達大學的一名全日制本科生。在2018年秋季學期正式課程開始前,原告受邀以“志愿者”身份參加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此邀請發自明尼蘇達大學“全球工商管理博士項目”的教務副主任Tony Haitao Cui(崔海濤)。通過原告的父親,崔海濤以個人身份向原告發出了邀請。原告的父親曾是崔海濤的研究生,為中國居民。
13. 崔海濤向原告及原告父親解釋稱: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是一個面向中國富有且有影響力的管理者的項目。崔沒有告知他們:幾乎所有的“志愿者”都是年輕女性,而幾乎所有的項目學員都是中年男性。
14. 崔海濤告訴原告:她之所以被選為“志愿者”,是因為她出身于一個成功的經商家庭。他還告知原告:作為志愿者參與此項目,將使她有機會與頂尖企業高管互動和社交。在她申請研究生或畢業后尋求就業機會時,這些高管將是寶貴的人脈。很大程度上出于在完成本科學業后申請卡爾森管理學院研究生的意愿,亦由于崔海濤作出的上述陳述,原告接受了邀請。
15. 原告收到通知:“志愿工作” 將在參加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高管學員于2018年8月25日(星期六)由中國抵達明尼蘇達州的住處時開始。與高管 “駐校”項目相關的“志愿工作”將在大約一周后的2018年9月2日(星期日),也就是高管離開住處啟程回中國時結束。崔海濤積極鼓勵原告利用這周的每一機會與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高管學員社交。
16. 2018年8月29日星期三,當原告在卡爾森管理學院前臺進行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志愿者服務時,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管理人員Qiyong Yao(姚其湧),又名Charlie Yao,接觸到了她。姚其勇邀請原告參加次日,即2018年8月30日的晚餐。姚其勇告訴她,晚餐是為了“表彰” 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志愿者”。姚其勇并沒有告訴原告,被告劉強東是特意并秘密地請姚其勇邀請原告參加晚餐的。在只知道姚其勇對她所告知內容的情況下,原告接受了邀請。
17.因姚啟勇曾參加過由原告作為志愿者組織的慢跑活動,原告與姚啟勇相熟。在此環節中,通過與原告的口頭交流,姚啟勇獲取了原告的信任。其中,在姚啟勇與原告的口頭交流過程中,前者還曾向原告發出邀請,邀請其在畢業后到姚啟勇所有的中國公司工作。姚啟勇與原告的交流,以及姚啟勇向原告所發出的工作邀請,都直接促使了原告參加8月30號的晚餐活動。原告沒有意識到:是出于與原告見面并發生性接觸的預謀,被告劉強東促成了對原告的晚餐邀請及出席。
18. 本周早些時候,被告劉強東曾采用類似伎倆以認識原告。具體而言:在被告劉強東的安排下,崔海濤邀請原告及另一名參加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名叫Li Wa的中國學員,與崔海濤本人及其(未透露姓名的)朋友們一起打高爾夫球。而被告劉強東正是崔海濤的未透露姓名的朋友們中的一員。原告拒絕了崔海濤的此次邀請,未曾知悉被告劉強東的意圖。
19. 在原告接受姚啟勇發出的晚餐邀請后不久,原告便意識到:除自己外,沒有其他任何一名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志愿者收到了該晚餐邀請。姚啟勇在邀請原告參加晚餐時,曾表示該晚餐是給予志愿者們的一種表彰。對此,作為唯一收到該晚餐邀請的志愿者,原告感到不適。但與此同時,原告并不想因撤回應邀而開罪于姚啟勇(一名成功的中國商業領袖)。因此,原告安排了她的朋友,也是參加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唯一男性志愿者Pengyuan Tao(簡稱“Tao”),陪伴自己往返晚餐地點。與其他參與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志愿者一樣,Tao事先并不知曉任何旨在“表彰”“志愿者”的晚餐。
20. 晚餐當天,姚啟勇的助理聯系并告知原告8月30日于明尼阿波利斯市Origami餐廳舉行的晚餐的各項細節。原告并不知曉:被告劉強東邀請了多名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學員參與該晚餐;原告亦不知曉:該“商務社交晚餐”系被告劉強東以被告京東名義組織并主持,且所有相關開銷是均由被告京東之代理人、私人雇員和員工薇薇安·楊出于促進京東商業利益之目的,以被告京東名下信用卡支付的。
21. 2018年8月30日下午,Origami餐廳晚餐前不久,被告劉強東與妻子章澤天和其他家庭成員一道,乘坐配有司機的豪華汽車,前往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羅國際機場的Signature Flight 服務點,送妻子和其他家庭成員登乘飛離明尼阿波利斯的私人航班。被告劉強東則留在明尼阿波利斯,前往Origami餐廳參加“商務社交晚餐”。
22. 當晚稍后,多名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高管學員前往Origami餐廳,參加由被告劉強東以被告京東名義舉辦并由被告京東支付的“商務社交晚餐”。該“商務社交晚餐”于下午6時左右開始。在抵達Origami餐廳前,原告仍未知悉被告劉強東會出席,更不知悉該晚餐系出于促進被告京東商業利益之目的,由被告劉強東和被告京東組織。
23. 原告一進入Origami餐廳,姚啟勇即指引她就坐于緊鄰被告劉強東左側的座位。此安排出于被告劉強東之前對姚啟勇的授意。當時為21歲的原告,是所就座餐桌上唯一的女士,餐桌上另有至少十五位中年男士高管共同就餐。Tao則被指示就座于單獨的餐桌,僅與薇薇安·楊, 艾麗斯·張和姚啟勇的助理同席。
24. 除開在Origami餐廳購買的酒之外,被告劉強東安排在Origami餐廳外購買了大量的酒并配送至餐廳,供出席“商務社交晚餐”的賓客享用。這些采購自Origami餐廳外的酒——總計32瓶,總價超過3600美金,系由薇薇安·楊購買。在本案所涉全部時間范圍內,薇薇安·楊都是被告京東的員工、代理人或借調雇員。在被告劉強東的授意下,薇薇安·楊使用被告京東名下信用卡中的資金分別購買了兩次葡萄酒。葡萄酒是在Lake Wine & Spirits店內,使用被告京東名下信用卡(Visa尾號為8268)購得。該店位于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西萊克街404號(404 W. Lake Street, Minneapolis, Minnesota。)
25. 在“商務社交晚餐”上,原告屢次被被告劉強東脅迫飲酒。這種脅迫大多基于文化。被告劉強東示意原告:如果她拒絕被告劉強東或其他高管的敬酒,就是在其他高管面前不給被告劉強東“面子”。事實上,原告數次嘗試不再飲酒或不再參與飲酒。針對她的這些嘗試,被告劉強東告誡原告不要讓他“沒面子”。同時,被告劉強東還不止一次地強迫原告向他的商界客人敬酒。
26. 由于被告劉強東及其商界朋友和同事的脅迫行為,原告最終如被告劉強東所愿地被灌醉了。考慮到自己醉酒和虛弱的狀態,原告私下請求艾麗斯·張協助她乘車回家。原告于晚上9點左右提出請求,向艾麗斯·張解釋說感覺自己醉了。和她一起出席晚餐的朋友Tao,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于當晚早些時候被另一名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高管學員叫離了Origami餐廳。
27. “商務社交晚餐”在晚上9點11分左右結束。薇薇安·楊代表被告京東支付了晚餐費用,使用的是她之前在Lake Wine&Spirits購買葡萄酒時的同一張公司信用卡。
28. 當原告離開Origami餐廳,她以為會被接乘服務送她回家。然而她被引上了一輛由被告京東,或受被告京東的被控制的公司,所租用的私人豪華轎車(價格為1.8萬美元一周),該車是專門為京東的董事長和CEO被告劉強東,以及被告京東的員工和代理人使用的。
29. 原告在距離Origami飯館一小段距離處上了豪華轎車,被告劉強東、艾麗斯·張和薇薇安·楊隨后也上了車。薇薇安·楊讓司機開到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南皮爾斯布里大道2115號(2115 Pillsbury Avenue South)的一座豪宅,這位司機當天早些時候曾送被告劉強東的妻子和家人去機場。這座豪宅是被另一名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管理人員租用的,據報道是為了商業社交等目的。原告此時感到害怕,不確定她會被帶到哪里,在這段行程中她不被允許下車。在前往皮爾斯布里豪宅的路上,被告劉強東開始猥褻原告,并把自己的身體強行壓在原告身上。原告用中文反復請求被告劉強東停止猥褻她。他拒絕了。他繼續違背原告的意愿,把他的手放在原告的衣服內外,并試圖脫下她的外衣和內衣。
30. 當車開到位于皮爾斯布里大道的豪宅時,原告意識到她沒有被送回住處。原告認為自己被帶到被告劉強東的酒店,出于對自身安全的考慮,她請求被告劉強東不要強迫她進去。隨后原告和被告劉強東在車前起了爭執,原告用英文懇求道:“我想回家。”最后,被告劉強東拉住原告的手臂,憤怒地制服了她,并把她再次推進了轎車的第二排座位上。司機見證了上述互動及侵害。
31. 艾麗斯·張坐在前排副駕駛位置,原告和被告劉強東坐在第二排。轎車駛離皮爾斯布里大道,開往原告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的公寓。在開往公寓的期間,被告劉強東開始猥褻原告,并把自己的身體強行壓在原告的身上。原告再次用中文反復請求被告劉強東停止猥褻她。他拒絕了。他繼續違背原告的意愿,把他的手放在原告的衣服內外。這些侵害發生的同時,艾麗斯·張在沒有得到司機同意的情況下,故意將后視鏡推到最上面,以便讓司機看不到發生在他身后的原告身上的事情。
32. 明尼蘇達州將沒有獲得當事人同意的性接觸行為規定為刑事犯罪,出自明尼蘇達州法典2018年修訂版609條3451款,第一節第一目。“性接觸”的定義包括“帶著性意圖或侵犯意圖,試圖脫下遮蔽控告人私密處的衣物或內衣”,出自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典2018年修訂版609條3451款,第一節第二目。因此,被告劉強東的行為舉止在明尼蘇達州已經構成了刑事犯罪。受雇的司機見證了被告劉強東的這些犯罪行為。
33. 當他們到達原告的公寓大樓,原告、被告劉強東和艾麗斯·張下了車。原告認為自己只是被送到房門口、希望保持禮貌和尊重、不想局勢惡化的情況下,原告和被告劉強東以及艾麗斯·張一同進了大樓。被告劉強東用中文指示艾麗斯·張不要跟著。
34. 原告終于回到了公寓。與原告期待的不同,被告劉強東并未冷靜離開公寓、回到他的車上,而是脫掉了所有衣服,裸體躺在她的床上。原告請求被告劉強東穿上衣服離開她的公寓。但被告劉強東對地原告暗示道:“你可以成為和鄧文迪一樣的女人”。
35. 被告劉強東繼續在公寓內追趕原告,并且變得越來越具有性侵略性。他強行脫下原告數件衣服。在被告劉強東的行為愈演愈烈的過程中,原告一直在反對、抵抗,從未表達過同意。
36. 之后,被告劉強東將原告強行壓至床上,既沒有獲得原告的同意之下,同時也不顧原告絕望的哀求和反抗,將自己的陰莖插入了原告的陰道。被告劉強東在體型上勝過原告且明顯比原告強壯,他用他更具優勢的體型和力量壓制并強奸了原告。當完成了對原告的性侵行為之后,被告劉強東在原告的腹部和床單上射精。原告從未對被告劉強東的任何性行為表示同意,并且不斷對被告劉強東說:“我不想這么做。請不要這么做。”
37. 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典2018年修訂版609條343款,第一節第一目的規定,“暴力或脅迫”的“性交插入”構成刑法意義上的強迫性交行為和刑事犯罪。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典2018年修訂版609條341款,第14節的規定,“脅迫”的定義包括“行為人利用……比被害人更具優勢的體型或力量,在違背被害人意愿的情形下,使得被害人屈服于插入性性行為或者性接觸。” 被告劉強東對原告實施的侵犯行為皆構成明尼蘇達州的刑事犯罪。
38. 在強奸行為發生后,原告在她的公寓內秘密地使用自己手機上的社交軟件“微信”與她在工商管理博士(中國)項目的“志愿者”同事Tao聯系,并告知Tao自己被性侵的事實。正如原告在其清晨發給Tao的微信信息里所表達的,出于對自己和家庭成員安全的顧慮,原告并沒有報警。原告不想惹怒被告劉強東或者引起被告劉強東的敵意,從而使自己和中國的家庭成員的安危置于險境。她也不想自己以強奸受害者的身份引起大眾關注。因此,她決定嘗試說服被告劉強東離開自己的公寓。
39. 2018年8月31日清晨,Tao收到原告的消息,得知其受到侵害。當時在常春藤酒店大堂的Tao,被一名美國熟人/酒店員工強烈鼓勵撥打911報告朋友的強奸案。Tao聽取了熟人的建議致電911報警,并提供了警方所需的信息。
40. 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警察和明尼蘇達大學的校警對“正在進行中”的強奸作出回應,于凌晨3點10分左右到達原告的公寓大樓。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的警察佩戴了執法記錄儀。當警方等待進入有這棟有門禁的大樓時,Tao向他們展示了原告發給他的“微信”消息,并將消息翻譯成英文給警方。Tao同時確認并告知警方,原告用中文給他發了一條消息,明確告訴Tao“(被告劉強東)強奸了我。” 上述情況都被記錄在執法記錄儀里。
41. 當原告所處的這棟有門禁的大樓里的另一位居民到達大門口時,警方得以在沒有告知原告或被告劉強東的情況下進入大樓。在找到原告的公寓后,警方在她門口作出警力布控。兩名警察在門左邊,一名在右邊。右邊的警察取出他的泰瑟電槍,左邊的一名警察取出了手槍。其中一名警察用一枚手電筒敲原告的門,片刻后,穿著整齊的原告開了門。上述情況都被記錄在執法記錄儀里。
42. 警方立即表明了身份,隨后進入公寓。帶隊的警員持槍對公寓進行了安全檢查。在原告的臥室里,這位警察發現了躺在床上的被告劉強東。他只穿了一件T恤,腰部以下赤裸。警方立即逮捕了給被告劉強東并給他戴上手銬,并幫助他穿上衣服。上述情況都被記錄在執法記錄儀里。
43. 當警方從原告的公寓里帶走被告劉強東時,被告劉強東明顯試圖通過瞪原告和憤怒地用普通話對原告說:“搞什么”(意譯),來恐嚇原告不要配合警察。被告劉強東的行為更導致原告不僅開始擔憂自身的安全,同時擔憂在中國的家人的安全。上述情況都被記錄在執法記錄儀里。
44. 被告劉強東一被帶離公寓,一名警察便向原告詢問發生了什么事。原告告訴警察她被被告劉強東強奸。原告告知詢問她的警察,被告劉強東是一名國際知名的富豪,位列福布斯雜志的富豪榜。根據福布斯雜志的排行,被告劉強東位列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中的第272名。原告告訴警察,她既擔憂自己即時的人身安全,也擔心她將來在美國合法居留期結束以后,不得不返回中國之后可能的遭遇。上述情況都被記錄在執法記錄儀里。
45. 2018年8月31日,當日晚些時候,原告去了當地的一所醫院,并接受了強奸檢查。在侵入性強奸檢查中,醫院員工通過擦拭獲取了DNA證據。醫院員工還拿走了原告的床單和內衣,以便這些物品可以記錄在警方的證據中。在法醫檢查期間,原告明確對醫院員工表示被告劉強東是侵害她的人。
46. 當晚晚些時候,在朋友和明尼蘇達大學學校工作人員的催促下,原告再次向明尼蘇達警察局報告她為被告劉強東所強奸。這次報告中,她提供了強奸的細節。很快,被告劉強東被逮捕。在被告劉強東被捕前,已詢問過被告的幾位警官,與他們的上級以及前一次出警的幾位警官就情況進行了溝通,并獲得了明確授權拘留被告劉強東。被捕之后一天,2018年9月1日,原告與明尼蘇達警察局的警官Matthew Wente(馬修·溫特)會面,并特別向溫特警官說明她為被告劉強東所強奸。
47. 被告劉強東能夠用英文進行非常有限的溝通。溫特警官用英文對被告劉強東進行了詢問并且對詢問過程錄音。在被告劉強東與溫特警官一個已錄制存檔的詢問中,被告劉強東在他的刑事辯護律師在場的情況下,承認了他曾經與原告在豪華轎車中進行過包含性意味的身體接觸。隨后,在同一個已錄制存檔的詢問中,被告劉強東進一步向溫特警官承認在案發當天,他曾經與原告在她的公寓里有過性交行為,并且在插入性性交之后,射精在原告的“肚皮”位置。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牌九小号

廣西網絡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008302 ICP證 桂B2-20040022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